中国交通地图
管城地图
管城概况
  •   管城区位于河南省郑州市老城区东南部,京广铁路东西、陇海铁路南北的交汇地带,地理位置在东经112°42′-114°14′,北纬34°16′-34°58′之间,因是古管国都城和今天回族聚居地,故有此名。东临中牟县、南连新郑县,北与金水区相接,西和二七区并肩。管城辖9个街道、1个镇、2个乡:西大街街道、南关街道、城东路街道、东大街街道、二里岗街道、陇海路街道、紫荆山南路街道、航海东路街道、十八里河镇、南曹乡、圃田乡;此外,明湖街道、潮河街道委托经济开发区管理。
      根据郑州商代遗址的地层叠压和打破关系以及遗物的不同特征,考古工作者将郑州商城的时代定在商代二里岗期,同时又区分为二里岗下层一期、二期和二里岗上层一期、二期。城墙内包含的遗物最晚的是商代中期。对东城墙夯土上层内出土的木碳的碳14测定,年代为距今3235±90年,证明是比安阳殷墟还早的商代中期城址。郑州商代城址范围广,遗迹丰富,大面积宫殿遗址、手工业作坊及精美的青铜器群等,可以断定,这是商王朝成汤所居的亳都,距今3600年。
      在郑州商城,发现不少长方形的窖穴,有的深达8米~9米,窖壁一般较直而光滑,有对称的脚窝可供上下。这些看来就是贮藏粮食的窖穴。在当时,社会上已经存在为数众多脱离农业生产的人群,其中包括王室、贵族、奴隶主、官吏等庞大的统治集团,以及军队、侍从和各种手工业奴隶等;为了供给他们食用,当然要贮存大量的粮食。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时粮食数量是比较多的。此外,在郑州商城曾出土了大量铜制和陶制的酒器,这表明当时饮酒之风很盛,酿酒也需要大量的粮食,这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商代农业生产确实有了比较高度的发展。这样,更促进了农业与手工业的进一步分工,使商代创造出远远超过夏代的物质文明。
      商代的社会经济是在农业生产比较发达的前提下发展起来的,这在考古发掘中得到了证实。当时已经使用了青铜工具,郑州商城内外均发现有铜钁,即所谓的“空心斧”,长条形而中空,双面刃,刃宽4厘米~8厘米,一端为长方形柄孔,这是当时“伐草木为田以种谷”不可缺少的伐木工具。在郑州商城南城墙外的铸铜作坊遗址里,出土了相当数量铸造青铜钁的陶范,其中既有外范也有内范,由此可以看出,这种青铜钁在当时也是进行“批量”生产的。但在商代农业生产中,青铜工具毕竟数量不多,大量使用的仍然是石、骨、蚌器。当时的挖土和松土工具主要是扁平磨光的石铲。其次是蚌铲,即用自然河蚌稍加磨制而成;也是一种骨铲,一般都用牛牙床骨剖裂后再加修治而成。它们都装有木柄,是一种铲土和除草的工具,也可能就是古文献中所谓的“耜”。这些农业生产工具在当时是比较普遍的。
      在农业发展的基础上,畜牧和渔猎也有了相当的进步,在社会经济中占有一定的比重。在甲骨文中,除有牛、马、豕、羊、犬等字外,还有圈牛的牢字,圈豕的家字等。据统计,在甲骨文常见的850多个字中,有130多字与农业有关,占百分之十五;而与畜牧、狩猎有关的字有150多个,占百分之十七还多。这虽然反映的是商代晚期的畜牧业面貌,但可以推想,比之早一些的商代中期畜牧业情况,也相差不会很远。在郑州商城遗址中,发掘出不少牛、马、猪、狗的遗骨,这些都是当时饲养的家畜,其中尤以牛、猪、狗为最多,仅在郑州商城东北城角内的一条探沟中,就发掘出8个殉狗坑,用狗达92只之多。在甲骨文中,有矢、弹、网等字,是渔具、猎具的形象。甲骨文中还有车攻、犬逐、焚山、矢射、布网、陷井等有关狩猎方法的记载。在郑州商城经常可以发现铜镞、石镞、骨镞、蚌镞、石茅、陶弹丸、陶网坠、石网坠等渔猎工具,还出土过一些野生动物的骨骼,以及陶塑的猪、羊、虎、鱼、龟、鸟等艺术品,这些都反映了当时渔猎业的情况。
      管城区自然资源丰富,景点风光秀丽,有圃田的万亩莲菜观光基地、青龙山百寿园,南曹乡金沙植物庄园、金鹭鸵鸟园。万亩莲菜观光基地:圃田乡的河沟王、后屯、穆庄、白佛等村种植的万亩莲菜,夏季碧眼连天,荷香阵阵,蛙声一片,是夏天避暑纳凉、回归自然的好去处。
      收割用的农具是石镰和蚌镰,常见的形制有弯背直刃和弯背曲刃两种,使用时都要安装在木柄上。在郑州商城南角,即省木材公司院内的一座商代窖穴中,出土有19件石镰,其中较小的石镰1件,石料甚佳,表面磨光,隐约可以看出蓝灰色和白灰色斑块,弯背曲刃,长11厘米,宽3厘米,厚0.8厘米;较大型石镰18件,全用青石磨制而成,长条形,弯背直刃,刃部较锋利,长20厘米~26.5厘米,宽6厘米~6.5厘米,厚0.6厘米~0.8厘米。这是郑州商城发现石镰最多的一次。在郑州商城,还可以见到少量的石刀和蚌刀,外形呈长方形,中间还穿一孔。砍伐用的工具是石斧,这在郑州商代遗址中也常见出土。在郑州商城内外,还多次发现粮食加工工具,如石臼和石杵,用它们来加工粮食,比新石器时代使用的石磨盘、石磨棒,显然是进了一步。